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揭开一段历史真相:到底谁是上海老凤祥银楼传人?

2023-05-15 11:45:41 1044

摘要:提起上海老凤祥,喜欢佩戴金银首饰的人们几乎没有不知晓的。作为珠宝首饰业百年民族品牌,其以做工精致、款式新颖、造型奇巧、品质优良、价格昂贵而著称。对于创办于清朝年间的老凤祥,经过三个世纪的跨越,成为目前唯一历久弥新,且发展壮大的老字号银楼,人...

提起上海老凤祥,喜欢佩戴金银首饰的人们几乎没有不知晓的。作为珠宝首饰业百年民族品牌,其以做工精致、款式新颖、造型奇巧、品质优良、价格昂贵而著称。

对于创办于清朝年间的老凤祥,经过三个世纪的跨越,成为目前唯一历久弥新,且发展壮大的老字号银楼,人们往往会自然地问起老凤祥是创始人是谁?是怎样传承下来的?

老凤祥的创始人是谁?这个问题因历史资料缺乏,说法不一,至今未有结论,笔者欲另篇探讨。关于谁是老凤祥传承人?现在普遍说法,认为是宁波慈溪费氏家族,即费汝明、费祖年、费诚昌三代传承。

侨居国外的一位费姓老先生断然否定“三代传承”说

笔者曾经在2009年10月,在某平台博客上发表了《谁是“四恒”银号和老凤祥银楼的创办人?》一文。2013年4月,笔者意外地收到了在大洋彼岸的一位费姓老先生的邮件,专门就老凤祥的历史,谈了他的看法。以后笔者和他往来了几封邮件,讨论了这个问题。

费先生的邮件中,断然否定了费汝明、费祖寿、费诚昌是老凤祥银楼三代传人的说法,认为这不符合历史事实。他为此提供了许多证据,并答复了笔者提出的一些疑问。

他希望笔者继续探究下去,还原老凤祥历史事实。由于笔者只是一个历史爱好者,缺乏专业知识,当时工作也忙碌,无多大精力去探索历史资料,直到最近,笔者又在街上看到“老凤祥银楼”的标志,才忽然记起10来年前费老先生所托。于是花费了不少时间,搜索查阅了上世纪二、三十代的一些报刊资料,总算对老凤祥的前期历史事实,有所了解。

老凤祥银楼的早期老板是费芸荪

费先生在邮件中,说他“是浙江慈溪县费家市人氏”,他的祖父叫费费芸荪。费芸荪同时拥有两间银楼,即宝成裕記银楼和老凤祥裕記银楼。

笔者查阅到民国元年(1922年)《钱业月报》第1期上,有1篇《上海银楼同业调查录》,文中列出了大同行(民国之前开设的银楼为大同行,之后开设的为新同行)19家,新同行14家名录。包括银楼牌号、经理姓名和经营地址。其中在大同行名录中,老凤祥经理为费芸荪,地址在南京路140号。而且费芸荪还持有另一家银楼,牌号“宝成裕记”,经理为费芸荪,地址在南京路257号。

1920年上海商务印书馆编印的《上海商业名录.妆饰品类.银楼》名录中,列出:“老凤祥裕记,英租界南京路140号,费芸荪”。

可见,费老先生的回忆是有事实根据的。费芸荪与老凤祥有着密切关系,是老凤祥的早期东家。

费芸荪担任过银楼业同业公会总董

费芸荪与老凤祥的关系很密切,他在上海银楼业中具有一定地位。如下材料亦可反映出来:

1920年10月17日《申报》报道,为“八省灾情”事,“宝成裕记”银楼的费芸荪、南洋烟草公司邬挺生等14人,担任南京路商界“劝募”代表。

1931年1月7日的《申报》,刊登了一则消息:6日下午举行的南京路商界联合会第四届复选,费芸荪当选为会计长。

费老先生在邮件上对笔者说,费芸荪担任过银楼同业会主席。笔者也查阅到了有关材料:

“一份1931年7月31日的上海市同业公会情况表显示,当时银楼业同业公会的代表人为费云荪,还有一位,正是应贤三。”(《说宁波话的上海人》)

1931年12月22日,《申报》刊登“银楼业总董费芸荪君之子昆年君”,“自费赴德国留学专攻医学”,“已于昨日”启行的消息。这条消息中“银楼业总董”可与上述“银楼业同业公会的代表人”相互印证。

而且费芸荪还可能是担任改组后的上海银楼业组织头头第一人。1930年,银楼业组织有了变化,按政府要求,根据新形势成立了“银楼业同行公会”。这时期,费芸荪担任总董或会长(主席)是有可能的。

费芸荪长子费昌年是老凤祥的主要股东

费老先生在邮件中对笔者说:“无可否认费祖寿对老凤祥的贡献是巨大的,主要在费云荪过世后,费昌年又没有心思全力投身于银楼,所以费祖寿成了老凤祥的代表人物。”费先生认为,费昌年“一直是少东。”

费先生并说:“费云荪逝世前,把老凤祥分为30%三股”,“持有人为费昌年、费昆年和费祖寿”。“另外10%属于供应黄金的银行经理(当年的规矩如此,以防银楼贩卖成色不足的金饰)”。给费祖寿30%干股,是因为“老凤祥要经营下去,必定要依靠费祖寿。”

那么,作为费芸荪长子的费昌年,在其父过世后,在老凤祥担任了什么角色?笔者同样以搜索到的几则历史材料来叙说。

1939年1月,老凤祥合伙人之一郭玉堂因“不满费祖寿之种种”,提出退出股份,“终以结算之数目相距太多”,未能谈妥。他怀疑费祖寿从中作梗,便要求查账。此事过了没几日,费祖寿突然接到二封“具名特务队之恐吓信函”。费祖寿便委托律师报告了老闸捕房。经侦查后,认为恐吓信出于郭玉堂之子郭开秀手笔。于是拘捕了郭开秀。郭开秀“坚予否认”。后来郭家交了3000元保释金,保出了郭开秀。1940年3月6日的《申报》报道了此事详情。

同时,《申报》在连续报道中,也透露出当时老凤祥的合伙人的情况。如1940年2月22日的《申报》载,在“老凤祥银楼股东拆股未遂,经理接恐吓信”标题之下,有这样一段话:“南京路432号老凤祥银楼,系费祖寿、费昌年、郭玉堂、徐补生等合伙开设,已历有数年,由费祖寿充任经理。”

同年4月7日,《申报》以“郭开秀被控递恐吓信,捕房撤回告诉”的标题之下,同样有一段话:“南京路老凤祥银楼,系郭玉堂、徐补生、费祖寿、费昌年等合伙开设,历时已久,由费祖寿任经理、费昌年为协理。”

上述材料可以说明一点,即费昌年是老凤祥的主要股东之一。费先生说他大伯的精力不在老凤祥身上有一定的道理。事实上,费昌年可能参与社会活动较多,另外他还在经营一家大昌糖公司。

1935年5月27日《申报》:上海大昌糖公司经理费昌年,与上海裕丰恒糖行等10家糖业行,联合成立“中华糖业股份有限公司”,并对外发起募集股份。

1937年3月3日《申报》报道:沪东杨树浦英商瑞镕造船厂500余名工人,因反对厂方废止原订立的劳资条件、取消工会事业津贴费,举行了联合怠工。费昌年作为翻译,随上海社会局等政府人员,参加了瑞镕造船厂的劳资调解工作。

费先生在邮件中也提到,费昌年的“大昌行”的仓库也在老凤祥楼上,储有大量的白米、白糖、洋酒和肥皂等。“这些东西在我家搬离老凤祥后很多年,也一直在享用,直到白米出虫,白糖溶化。”

费芸荪次子费昆年是医学博士

费先生的父亲费昆年是费芸荪的小儿子。费昆年对做生意一直沒有兴趣。费昆年同济大学医科毕业后次年,留学德国明星大学(即现在的墨尼黑大学)医科。费先生说,他父亲回国后就在老凤祥银楼二楼开办诊所,一直到1950年。费先生的童年也是在老凤祥度过的。

可能是费芸荪家族名气很响,也可能是由于费昆年医术高超,当年上海地位显赫的人士,都出头登报介绍费昆年。笔者查阅到当年《申报》上的三则介绍费昆年的广告,介绍人中多者达到23人,少者10人。其中有王晓籁、杜月笙、吴铁城、刘鸿生等人。

费汝明、费祖寿、费诚昌是老凤祥的三代传人吗?

现在公开的材料几乎都认为费汝明祖孙三代是老凤祥的传人。2018年出版的《慈溪人的老字号.老风祥与慈溪费氏三代》上说“慈溪费汝明、费祖寿、费诚昌祖孙三代既为老凤祥的传人,又是老凤祥银楼的合伙者、经营管理者。”

百科“费祖寿”条目上说:“民国8年(1919年),继承父业,任老凤祥银楼经理。”

费先生发给我的邮件中,对此断然否定。他说:“没有费芸荪,就不可能造就费祖寿。不管在老凤祥任何时期,费祖寿都最多是老凤祥的股东之一,根本没有‘继承其父费汝明的银楼’这一个难圆其说的事实。”

笔者仍然从当年的报刊资料中寻找答案。

费汝明是另一家银楼的经理

有关费祖寿父亲费汝明的生平历史难以找寻,但他确实在银楼任职过,不过不是在老凤祥。

《钱业月报》1922年第1期上的《上海银楼同业调查录》中有提到。其中上海银楼列表里:牌号,老宝成,经理,费如明,地址,大东门内朝宗路二十号”。上述费如明的“如”疑为“汝”。

1920年上海商务印书馆编印的《上海商业名录.妆饰品类.银楼》名录中,也列出了费汝明为老宝成振记银楼的经理。这两条都似乎可证明费汝明并没有在老凤祥任职过。

这个时候的费祖寿在哪里工作呢?《老凤祥与慈溪费氏三代》上也说,他“1902年进宝成银楼当学徒,1915年升任副经理,1919年继承父业任老凤祥银楼经理。”

而同时期的上海银楼列表中,老凤祥的经理为费芸荪。这样就既排除了费汝明1919年前在老凤祥的经历,又排除了费祖寿在老凤祥继承父业的可能。也许费祖寿是在其父老宝成银楼继承了父业。

费祖寿什么时候进入老凤祥的?

我们再来进一步看看历史材料。

1920年10月7日的《申报》报道,南京路商界为八省灾害进行募捐,推选各业共14人进行逐家劝募工作,宝成德记的费祖寿为14人之一。说明此时他在宝成德记银楼工作。

1922年费祖寿还在宝成银楼工作。是年10月,上海金银业工人罢工,南京路商界联合会作为调解人,在银楼公所召集劳资双方开会,宝成银楼的资方代表是费祖寿。代表老凤祥出席的是茅祝三。这条新闻刊登在1922年10月30日的《申报》,标题是“本埠新闻.金银业罢工之解决难”。

由上可见,当时费祖寿不在老凤祥,更不用说他在老凤祥当经理了。至于他什么时候进老凤祥,什么时候当了经理,笔者以为,他可能是在1932年前后。因为当时发生了费芸荪的宝成银楼失火。

1932年9月30日下午2时30分,南京路宝成裕记银楼二楼作场不慎失火,“火烧达六小时之久”,“除门市部得保存外,其他均付之一炬。”1932年10月1日,《申报》对宝成裕记银楼大火,有详情报道。据费先生邮件中对笔者说,宝成银楼全被烧毁,金银首饰几乎殆尽。费芸荪元气大伤。宝成银楼在火灾后,费芸荪无心再重开。

由于费芸荪因宝成银楼火灾,心神受到严重打击,又上了年纪,精力不济,无力经营,便物色了费祖寿到老凤祥担任经理。因此才在去世前,将老凤祥股份拆成3股,费祖寿占了三分之一。

对于费祖寿占30%的股份,费先生在邮件中还提供了另一条佐证:“1945年或1946年,周翠(费先生祖母)病逝,这样一个大家庭也到了尽头。费昌年出资买下了当年刚落成的‘兆丰別墅’70号房产,由于他是向‘老凤祥’借款的,所以房契上是三个股东的名字,即‘费昌年、费昆年和费祖寿’。”至今费昌年后代还在那里住。但此事笔者未经查询。

从上述所叙,似可得出大致结论:老凤祥银楼的早期拥有人或最大股东是费芸荪,而不是费汝明。费祖寿也不可能从其父亲手上接任老凤祥经理职务。费祖寿当老凤祥经理后一直到1949年,他的儿子费诚昌,再子承父业,更无从谈起。因此,费汝明祖孙三代是老凤祥传人的说法应该是历史的误会。

声明:本文在头条原创首发,凡抄袭、洗稿、搬运者必究!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